最新消息:

上海:疫情中受伤的文创企业没有“躺平”

创业政策 星星路创业网 90浏览 0评论

7月1日起,上海逐步开放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文化馆等文旅场所;7月8日起,影院、演出场所也逐步开放。然而,7月的上海仍有散发新冠肺炎疫情发生,KTV、密室剧本杀等文旅场所暂未开放。

封控措施让不少企业主产生了“刚起步又急刹车”的疲惫感。许多文创类小微企业主,还面临现金流不足、融资难、员工流失等困境。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从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会(以下简称“文促会”)了解到,尽管很多文创类企业在疫情中“受伤”,但企业并没有“躺平”。一些企业正在通过业务转型、技术创新、寻求合作等方式自救。政府相关部门和文促会等平台也从3月起就一直在开展抗疫助企工作。

跨界餐饮,“蛰伏”后转型

“演出、电影、旅游等线下消费行业都受到疫情很大影响,但越是在危机下,企业越需要创新,寻找新的机会。”2020年以来,以线下演出为主营业务的文化传播公司“剧马当先”创始人齐奇一直在思考企业如何转型升级。

齐奇介绍,2015年进入文化产业的“剧马当先”最早在国外的舞台上做音乐剧项目,2018年适合全年龄段观众观看的沉浸式戏剧《爱丽丝冒险奇遇记》落地上海市静安区后,恰逢国内沉浸式体验市场大热。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剧马当先”团队没有停止工作,而是“蛰伏修炼”,2021年夏天推出沉浸式美食互动剧《玩味探险家》。2021年初冬,公司在文促会的“牵线”下与上海爱乐乐团合作,研发了“玩味音律”音乐下午茶,在商场演出,颇受欢迎。

今年年初,团队又与星空华文合作,推出了以经典电影元素为主题的沉浸式美食互动剧《玩味放映厅》。“接下来,有互动演艺特色的‘餐秀’将是我们的主要发力方向。”齐奇说。

为什么要将沉浸式戏剧与餐饮结合起来?齐奇认为,餐饮行业和演出行业相比,在疫情下的抗击打能力和恢复能力相对较高,与餐饮业合作可以分散风险。

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全国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为335.85亿元,恢复到2019年的59%。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1-12月,全国餐饮收入46895亿元,已恢复至2019年水平。

给齐奇信心的还有年轻人旺盛的文化消费需求,以及上海市政府对文旅产业的重视。他认为,上海的文创类企业数量和观众基础在全球都名列前茅,在上海看各种类型的演出已经成为市民、游客的日常消费习惯。

2021年12月,上海已累计发布了100个“演艺新空间”,包括商场、文创园区、书店、LiveHouse、酒店、餐厅、咖啡馆、游轮等地。齐奇说:“相比传统剧场,演艺新空间体量小、更灵活,业态上鼓励创新,涌现了很多原创项目。这对上海年轻的消费者来说,是一种非常新鲜、富有吸引力的文化消费场所。”

把业务和路演“搬”到线上

宸资文化是一家国企旗下的文化公司,主营业务包括艺术园、展览馆、公共教育、艺术集市、文化艺术基金会等。总经理徐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今年疫情期间,公司的公益业务和营利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徐颖说,由于线下业务被迫暂停,公司很快尝试将业务“搬”到线上,虽然收效甚微,但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长期与中国航海博物馆合作出售文创产品,不能在线下卖,就转到了抖音等第三方平台。公司去年拿到了拍卖牌照,疫情期间把线下拍卖改到了线上。公司和上海市群众艺术馆合作推出的市民夜校公益性课程,也暂时转到线上进行了”。

今年疫情期间,公司通过文促会找到合作方,筹备了新媒体艺术展“宇宙魔方”,邀请到国内外十余位跨领域艺术家,展出涵盖视觉影像、互动装置、加上艺术等形式的作品。7月8日,这场具有“未来感”的展出在临港当代美术馆开展。徐颖注意到,虽然上海已进入高温天,但只要有艺术场馆开着,就会引来大量年轻人。

文促会秘书长任义彪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有近400家会员企业通过文促会的平台在线上开展微路演和对话交流,一些企业在微信群里找到合作伙伴,开拓了新的业务。有的找到了国潮IP合作开发联名款的意向企业,有的找到了合适的策划品牌宣传的广告公司,有的找到了帮自家产品提高知名度的设计公司,有的找到了产品进驻大虹桥销售市场的渠道,还有的找到了实践数字藏品开发的合作者。

在文促会的会员群里,大家搭建起互助对接平台,积极投入战疫行动中。例如,东浩兰生团队在搭建方舱过程中急需大量口罩辅助带,欢唱网络牵线对接解决;临港方舱志愿者急需工作替换装300余套,宸资文化和东方国际对接解决;国际广印展急需解决7000根胸牌吊绳的印刷问题,与印刷协会的黄工印刷公司对接解决;三联书店急需解决弥雾机、电动喷雾器等防疫物资的采购配送,大隐书店对接解决,等等。

企业期待恢复线下业务

当前,上海文创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精文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助理、“文金惠”工作小组负责人杨正迎。

杨正迎告诉记者,经过与上海四五百家文创企业接触,他感到大家面临的普遍问题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经营受到影响,市场拓展困难,有的企业无法按期完成合同,上下游合作面临危机;二是营业收入减少的同时支出仍然较大,虽然国有企业提供房租减免半年的优惠,但大多数企业租房不一定是国企房东,要支付员工薪酬,还贷、还利息,现金流储备不够;三是由于以上两点原因,轻资产、融资能力弱的小微企业到银行、金融机构融资困难,造成恶性循环。”

据介绍,“文金惠”工作小组于2020年在上海市委宣传部指导下、由上海精文投资有限公司联合旗下所属公司成立,针对以上情况,专门为文创公司尤其是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目前已有300余家企业通过咨询解决了问题;还为企业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至今已有几十家企业完成融资,金额超过1亿元。

在“文金惠”的帮助下,一些企业熬过了最难的阶段。杨正迎举例说,某从事制作发行的影业公司,2005年成立后佳作不断、业绩很好,2020年受疫情影响无法完成资金回笼,今年因疫情停工3个月,有一笔巨额贷款马上要到期政府创业政策,无法自筹资金去偿还,也不符合银行的融资要求,眼看就要陷入绝境。此时,精文投资公司旗下的担保公司为这家公司担保,“文金惠”联系到北京银行上海分行,共同设计了一款新的融资方案,不仅成功发放了贷款,还给予该公司优惠的担保费率和利率、省去了过桥费用,降低了融资成本。

杨正迎认为政府创业政策,融资服务可以解决企业短期内的急难愁问题,但要让企业在疫情下能够更加平稳地运行,还需要政府出台宏观的扶持政策,包括阶段性免征企业增值税、附加税,降低企业增值税税率,发放稳岗补贴等。他还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督促大企业尤其是国企按约履行合同中的付款义务,尽早减轻小企业的资金垫付压力,为今后文创企业的大发展保留更多的“火种”。

徐颖对上海文化行业前景抱乐观态度。她说:“疫情期间许多艺术家静心创作,积累了不少作品。上海的文化市场需求一直比较旺盛,尤其是新一代年轻人文艺鉴赏水平更高,对展览、演出等更有热情。文化艺术市场大有可为,只是企业面临人才流失等困难,希望政府予以扶持,尤其是给租用非国企办公楼宇的文创企业减免房租的优惠。只要能把人才留住,就会有好的产品。”

除了政策优惠外,文创类企业十分期盼尽早恢复线下业务。齐奇说,演出公司如果“今天开、明天关”,会增加经营风险,期望“恢复烟火气”的政策坚决执行下去。一家连锁密室逃脱店主说:“门店至今暂停开业3个多月了,没有收入,还要支付员工工资,我们期待线下门店能早日开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

转载请注明:星星路创业网 » 上海:疫情中受伤的文创企业没有“躺平”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